徐小平:关于那些最终将影响人生格局的问题清单

11点原则,助你改变人生格局

1. 选择决定命运,认知决定选择。在离开学校以前,就应该清楚地意识到,世界很大,变化很快。你在大学里学到的知识,绝对不足以帮助你建立一个广阔的视野。你必须养成随时随地跨界学习的习惯和能力,不断探索那些与自己的专业貌似无关的知识新边疆。

2. 在人生大事上学会运用经济学思考模型。人的价值高低取决于稀缺性,即不可替代性。所以,无论做什么工作或者选择和谁一起生活,都要把事情做到别人无法替代的程度,这是对自我价值最好的保护和经营。 继续阅读

于宙:努力奋斗真的能实现梦想吗?

原标题:我们这一代人的困惑

作者:于宙

大家下午好。

很荣幸能够参加本次TEDx大会,非常感谢东北财经大学TED团队和华臣影城为我们提供这样一个交流的机会。

自我介绍

我是大连人,高中就读于大连市二十四中。因为当时学习十分不努力,所以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出国留学,这其实是很多本科出国留学的人不能说的秘密,辗转了几个学校,最终毕业于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凯利商学院,主修投资和金融衍生品。上学的时候迷恋炒股,学习依旧散漫,没能成为一个“放弃了华尔街的高薪工作毅然回国”海归精英,真的颇为遗憾,因为实在没有什么华尔街的公司愿意要我。碰巧的是,毕业前两年股市和外汇的行情比较好,赚到了一点点资本,于是我决定回国做点生意。现在在大连从事餐饮行业,目前拥有万达广场的不出二品,大都会,福佳新天地,奥林匹克广场的莉蒂娅城堡4家芝士蛋糕店,青泥洼桥2路车站,长春路百盛,和即将开业的罗斯福地下的乔东家脆皮火烧三家火烧店。

引言  

大学毕业之后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做演讲,坦率地说,非常的紧张。虽然年轻的时候我曾经畅想过很多次,功成名就之后能像我曾经的那些偶像一样和年轻的朋友们分享一下我是如何从一无所有走上人生巅峰的经验,然后语重心长的告诉大家,人活着不能像一根草而是要像一棵树,能走到金字塔顶端的只有雄鹰和蜗牛两种动物,我的成功你也可以复制等等。可是过了26岁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一个严肃的问题,就是自己的一生未必会取得很大的成就啊,所以当TEDx DUFE团队找到我说没关系即便你只是一个开小吃店的,我们也愿意为你提供这样一个和很多人交流思想的机会时,我的心情是多么地激动。因为公司还没上市,所以小草大树,雄鹰蜗牛,睡地板捡易拉罐这样的故事还不到说的时候。今天,只想和大家分享几个困扰了我和我身边的一些朋友十几年的问题,和在经历了一些变故和挫折后,我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努力奋斗真的能实现梦想吗?

奋斗大家现在可以想象一下汪峰老师坐在转椅上,深情的望着你对你说,“你的梦想是什么?”周星驰老师的那句“做人如果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区别?”据说也激励了几代人。梦想这个东西是如此的重要,简直就是人生的一盏明灯。成功的人们成功的原因各不相同,但他们都不会忘记告诉你,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曾忘记梦想,是他们成功的首要原因。以至于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人生意义的最通常的理解,就在于坚持梦想并最终实现它。可很少有人愿意面对的一件事情是,大部分人的梦想永远,没错,永远都实现不了。

你没听错,大部分人的梦想永远都实现不了。 继续阅读

雕爷:创业可以实现三种自由

IDG 校园创业大赛启动发布会暨全国第一站宣讲会上,雕爷说:伟大的东西要有一个伟大的起点,而这伟大的起点必须充满开放性、充满无数的可能。

freedom

4月20日,由IDG资本与创业邦携手举办的IDG校园创业大赛启动发布会暨全国第一站宣讲会在清华大学举行。阿芙精油董事长、雕 爷牛腩创始人雕爷在主题演讲中表示,要达到财富自由、时间自由和心灵自由,创业是最佳路径。而创业最初,要有一个开放的起点,如果你的起点不够开放,那么 你的未来永远无法走到成功。宣讲会上,雕爷语言风趣幽默,现场气氛非常活跃。以下文字是雕爷的演讲摘编。

继续阅读

留学生回国后,如何面临现在的就业环境?

hire me继2013年被称为“最难就业季”之后,今年的727万应届毕业生让2014年成为“更难就业季”。而对于海外留学生而言,除了要面对大 量的国内毕业生带来的竞争压力,与他们一样留学归国的人数也在今年超过30万,而10年前这个数字才刚突破2万。

“越 来越多的海归有就业难的感觉,主要因为现在正好是海归回国潮,从2007年经济危机开始,海归数量就呈明显增长的趋势。”智联 招聘海外事业部产品经理兼招聘顾问朱兆丰告诉《第一财经周刊》。根据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出版的2013年《 国际人才蓝皮书》显示,中国近5年回国的留学人员达到近80万人,接近前30年的3倍,并仍然以英语国家留学的人员为主。 继续阅读

一位华为IT总监的离职感言:职场是学习和感恩的

Huawei

看到了太多猎奇华为的评论、新闻和猜想,也看了很多由员工自sha而引起的议论,所以,应该写写华为的真情,职场的,同事间的,那些 合力和战斗。不去理解和读 取这些真*真事,永远不可能真正去了解华为、联想等高科技企业。《无以言退》让你走近真*真事,了解真实的高科技企业。

我看到了一封关于一位华为IT总监离职时写给大家的告别信。这是真人真事。恰恰在这封告别信中,体现了华为人的品质和精神,同时让我们对华为高级主管那种学习热情和感恩的心感动,充分地体现了职业化的水平和素养。

下文中,我摘取了那封信中的两部分:一是总结的职场经验,二是感恩的心情。 继续阅读

上司对你的真正期望是什么

boss

早在1958年,州立农业保险公司(State Farm Insurance Company)的员工帕特里夏·贝斯·哈瑞斯基(Patricia Bays Haroski)就曾希望人们在当年的10月16日正式表扬他们的上司。她的目的是什么?改善上司和直接部属之间的关系!但为什么选在那一天?因为那一天 正好是她父亲的生日,她认为父亲是个好上司。

把时间快进到55年后的今天,从美国到澳洲、印度、南非和其他六个国家,人们都在表彰他们的上司(或至少假装如此)。贺曼公司(Hallmark)目前在旗下各家分店提供超过50种“全国上司节”(National Boss’s Day)的贺卡。

不过我敢说,许多员工并不想奉承自己的上司,宁愿问上司这个问题:你对我的真正期望是什么? 继续阅读

许知远: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 ——许知远北大讲演

 

第三排的短发女生说:“我二十一岁,为什么活得却像是四十一岁?每天都被很多压力裹着,论文、GRE、考研、找工作……”因为情绪激动,她的语速急促,像是迫不及待要把胸中的郁结释放出来,她的单薄身躯承受不住了。

 

——这是北京大学的一堂讲座课,我是这堂课的讲演者,台下是新闻学院的三年级学生。他们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他们大多出生在一九八七年前后,在九十年代后期度过青春期。这二十年经济扩张、物质丰裕、资讯发达、中国日渐卷入全球化的过程,也是意识形态死亡的二十年。

我们曾本能的相信,这种环境将孕育出更独立、更自由、对世界了解更宽阔的一代人,而他们将把中国社会带入一个新阶段。但事实好像并非如此。这堂课程像是这一代人困境的某种缩影。在讲课环节时,我发现他们对世界所知甚少,十五年前我读书时被认定为必须知道的人类历史和重要人物,他们几乎都很陌生。

而在交流环节时,他们都抑制不住的表达自己的受挫感,他们感觉到社会的巨大压力,不相信个人的意志与力量,感到自己一直在遵循别人的要求而生活。诗歌、爱情、理想主义,这些青春必要的元素,在他们的生活普遍性的缺席。

接触的时间短暂,或许我的观察不可避免的带有偏见。两天后,我在《南方周末》上读到了关于义乌工商学院的“超级毕业生”的报道。这所学校的副院长是个狂热学生创业支持者,学生最普遍的创业方式是在淘宝网上开办自己的小店,他们中最成功的一位叫杨甫刚,他二十四岁,刚毕业不久,却已月收入四万元,还僱用六位员工,其中一位还来自名校武汉大学。

在就业形势严峻的此刻,他是这所默默无闻的学院的奇迹和希望。如今,这所学院正变成一所淘宝创业家的乐园,宿舍里堆满了纸盒子、接不完的电话,年轻人大部分时光都消耗在网上——他们是一群网络世界的小商小贩。副院长贾少华则对记者说:“延续培养精英的老思想,那是误人子弟。”

北京大学和义乌工商学院,是中国高等教育的两个极端,却陷入同样的困境——教育的目的和意义,彻底缺失了。大学失去了独立性,不仅屈服于学业压力,也臣服在社会生存压力之下。而年轻人,这些代表着国家与社会未来的新血液,一方面缺乏灵魂上与知识上的引导者,缺乏保护和鼓励,另一方面被提前推入赤裸裸的社会达尔文主义式的竞争中,被挤压和驯服,用自己的青春热情和创造力来交换生存哲学。他们没有被当作一个个人来看待,而只是巨大的经济社会机器上的一个齿轮。

我理解那个北大女生的感慨。即使在中国最知名的学府,教育理念也很少被提及。这所大学担负着盛名,却早已交出了原则和信念。日趋严重的教育产业化正扼杀掉它的生命力。它本应是中国最精英的大学,为这个国家提供最杰出的头脑、最富批评性的观念、最具理想主义的青年。但它对于这一使命,视而不见。那些费尽心机考入这所大学的青年,在短暂的虚荣心被满足之后,发现了无穷的失落。

他们渴望在这里被启发,被引导,被激发出生命中最灿烂的东西,并寻找到自己最想走的道路。当这一切都没有时,他就只能成为流行观念的俘虏。他要成为别人希望的自己,他要和很多同龄人在同样的社会标准进行同样的竞争,于是竞争就变得残酷无比,他越发迷失了自己。

我也理解贾少华的感慨和杨甫刚的选择。是啊,这样一所学院,既没有传统也没有现实的师资和学生的竞争力,它唯一的优势在于它背靠这个出名的义乌——全球小商品的集散地。与其让学生在校园里无所事事四年、或者学习那样僵死的知识,不如让他们及早进入社会。但很显然,贾少华误解了“精英教育”。今天的中国大学教育僵化、刻板、陈旧,不是精英教育。而他提供的解决之道,或许不再刻板、陈旧,却只是一种带有新的毒性的解药。他使教育彻底庸俗化,事实上,他的方法没给学生带来任何新的价值,学生们只是提前变成了小商贩。他们的成功也是如此脆弱,就像《南方周末》的记者潘晓凌总结的:“最低的运营成本、最充裕的时间,再加上青春无敌的精力,这些全天粘在电脑前的超级学生们拥有难以复制的竞争力。”但是,义乌已有太多这样的勤奋小商人,或许他们的很多父母都是如此,那么这所学院的存在还有何价值,另一座有个学院名字的批发市场吗?

在某种意义上,二十岁左右的这一代人,或许是最不幸的一代。他们生活在物质、资讯过分丰沛、精神与价值却如此匮乏的年代,也是一个技术手段不断革新的年代,目的和意义却消失了的年代。


作者:许知远,男,1976年生人。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现为《生活》杂志联合出版人。曾任《PC Life》执行主编、中国先生网主编、e龙网内容总监、《经济观察报》主笔。已出版随笔集《那些忧伤的年轻人》、《纳斯达克的一代》等。